阜新清河门区:挥别百年采煤史探索创新转型路

发表于2019-08-18 分类:澳门黄金赌城 浏览次数:182次

原标题:挥别百年采煤史 探索创新转型路

阜新市清河门区,位于百里矿区最西端,是典型的因煤而建、因煤而兴的独立工矿区。2018年,全区煤矿全部关闭,长达百年的煤炭开采史宣告结束。

“风雨多经人未老,关山初度路犹长。”清河门区挥别“煤炭时代”,彻底转变靠资源吃饭的传统发展模式,以“凤凰涅槃”“腾笼换鸟”等创新实践,找准阜新转型振兴的“清河门坐标”,探索出一条绿色、优质的转型发展之路。

“三大经济板块”齐头并进成引擎

7月15日,记者站在乌龙坝镇朱家屯村黄花山上远眺,5座煤矿呈扇形分布在村庄周围,最近的两个相距不足一公里。遥想清河门采煤鼎盛之时,阜矿集团所属四大煤矿和40余家地方煤矿分布在100平方公里地域内,密度之大,放眼全国也不多见。

2017年是清河门经济社会发展的“分水岭”。在去产能、资源枯竭等影响下,煤炭行业退出历史舞台,挖出煤来就卖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。

向何处去?未来的路怎么走?成为摆在区委、区政府面前的一道必答题。

过去,仅7万余人的清河门区,上万人在煤矿工作,如果加上家属,近一半人的生活与煤炭息息相关。百年开采造成的沉陷区占全区总面积的2/3。以河西镇为例,7个村有6个是沉陷区。采煤遗留下来的环境创伤需要修复,群众生计需要接续产业承接。

面对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这一世界性难题,清河门人没有犹豫彷徨,而是统一思想、积极谋划,一手培育接续产业,一手壮大镇村经济,走上了一条转型发展、绿色发展、创新发展的道路。

2009年,转型发展的标志性工程——辽宁阜新皮革产业开发区在河西镇开工建设。十年间,皮革产业成长迅速,跻身中国制革示范基地、省级出口基地和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。

目前,皮革与新材料、新能源共同构成“三大经济板块”,富国皮革、富新超纤革、三河新材料、中天钛业等重大项目齐头并进,成为煤炭产业彻底退出后,全区产业转型振兴的“压舱石”。

“三大经济板块”不断向周边辐射,成为拉动镇村经济的强劲引擎。河西镇借地利之便,引进龙头企业——辽宁聚宝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在六台村采煤沉陷区建设集貂狐貉养殖、屠宰、加工、销售于一体的特种养殖基地。由公司无偿提供防疫等服务,周边农户以订单形式代养,产品经公司回收后制成出口产品,项目达产后带动周边农户2000户,户均增收2万元。

河西跻身“国”字号农业产业强镇

邢家屯的水果、三道壕的韭菜、后窑的绿瓤黄瓜、六台的水果柿子闻名辽西地区,并远销北京、天津等地。近年来,河西镇通过“一村一品”、三产融合,把看似小打小闹的特色农产品越做越大,并入选2018年全国农业产业强镇示范建设名单。该镇还以此为契机,在土地上深耕细作,在特色培育上久久为功,实现由煤炭大镇向产业强镇的华丽转身。

邢家屯引进朝阳百康中药材资源开发有限公司,建成20公顷中草药种植基地。记者看到,射干、板蓝根等药材枝叶健硕,粉红色和白色的花朵开得正艳。村党支部书记杨玉成说,百康在村里的药材加工厂一开工,十里八村的村民在房前屋后开始种植中草药,一个项目把庭院经济带起来了。

在玉米地上改种中草药,由养牛养羊改养貂狐,种植和养殖实现提档升级;由种植和养殖项目带动农产品精深加工和庭院经济。邢家屯村民高贵昌在自家大棚里乐呵呵地说:“过去下井挖煤,家人天天提心吊胆。现在我种葡萄和中草药,收入比过去还多咧!”

文化旅游让工矿区重焕生机

在乌龙坝镇初心合作社墙上,有一张朱家屯村的巨幅航拍照片。老爷庙村第一书记刘杰印告诉记者:“这是朱家屯整体搬迁前拍摄的,目的是留下最后的影像和记忆。”朱家屯过去是矿区,村子周围有5座煤矿,金字塔般的矸石山星罗棋布,地面塌陷、地裂缝等地质灾害让村民苦不堪言。在各级部门帮助下,朱家屯实现了整体搬迁。

人搬走了,如何让这片土地重焕生机?乌龙坝镇不断发掘境内历史人文故事,引导村民放下矿灯,端起了文化旅游这碗饭。

位于朱家屯的黄花山是古代战略要地,汤头河在山前蜿蜒而过,附近有明长城和柳条边遗址,是人文荟萃之地。乌龙坝镇通过招商引资成立黄花山农业科技生态旅游合作社,作为打造景区的第一步,在山下种了66公顷黄花菜。7月11日,记者在黄花山上远眺,整个山谷黄花遍地,与苍翠的群山相映成趣。美景不仅引来众多游人,黄花菜经济价值颇高,可谓一举两得。


TAG标签: V6系统(1)


回到顶部